北京友谊医院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友谊博览 >>友谊新闻 > 正文

友谊博览

联系我们

北京友谊医院

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

010-63016616

www.bfh@163.com

友谊新闻

【战“疫”手记】等这场疫情结束,我最想见到的人是你

字号:
+-14
浏览次数:

阳光、空气、水,是植物光合作用的必要条件;食物、空气、水,是人类基本生活的必要条件。而当有个房间温度正好,有食物,有手机,有WiFi,你可以呆在里面,等待多久?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段子:等这场疫情结束,我最想         ,在这个帖子下面,可以看到大家发的各种各样美食的图片,炸鸡、串串、火锅...琳琅满目,令人垂涎欲滴。这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,对疫情消散的期待。

我的发热值班日记

Hi 你好,“COVID-19”。这是我认识你的第 33天。最初,我是在微博听说你,而当我真的接触到你、认识你、了解你......

1月19日

微博出现一条推送,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源尚未找到,传播途径未完全掌握,病毒变异仍需严密监控。

1月20日

北京出现首例确诊病例,地点是大兴。我赶紧提醒在大兴医院工作的闺蜜,一定注意安全。钟南山院士前往武汉,并且宣布病毒存在人传人现象,出于工作性质的敏感,我顺便检查了家里的消杀防护用品存量。

1月22日

白天上班发现门诊已经立出发热患者就诊引导牌。下午五点,院里紧急通知,安排人员前往一线,我主动报了名。泪眼婆娑的妈妈抱着我说,明天叫我爸送我去上班,却没想到我家故作坚强的老头,在半夜三点哭醒了一直没睡。

1月23日

经过紧急特殊培训,检验科十名同志正式到岗报道,第一次穿脱三级防护服,我很紧张,但是心中却有一个信念,一定要铲除病毒,平安回归。第一次穿脱防护服我还不太熟练,李玲老师细心耐心的手把手帮我穿衣服,穿着穿着李老师抱住我,眼含泪水语重心长道:“好孩子,一定注意,好好保护自己。”这天,武汉封城了......

1月24日

这天是除夕夜,我们都在院里安排的地方住下,院领导关怀备至送来了水果、点心和水饺,关切的问我们到岗后情况怎么样,能不能适应,有什么困难。在会议室组织看了除夕的晚会,真的第一次在医院过年,心里五味杂陈。在这个关键时期,全国各地团结起来抗击疫情,身为一线医务人员,深感责任跟使命。舍小家为大家,未来几个月我们会共同努力!

1月27日

医院派出精兵强将奔赴武汉,我们心中默默祈福祝祷。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奉献、大爱无疆,他们都是一群勇往直前的人。我想,每一位奋斗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,在大是大非面前,都有这种“不计报酬,不论生死”的高尚情怀。疫情就是命令,医院就是战场,他们不在乎薪酬,也不在乎各种歌颂...盼望疫情攻坚战能早日赢得胜利,战士们都能够平安归来。

2月2日

北京年后初雪,火山神医院正式建成交付军队,见证了中国速度。十天,拔地而起一座可容纳1000床位,1400名军队医护人员承担救治任务的医院。我在雪上写下:2020平安喜乐,盼战胜,早日归。

那段时间,在网上看到了太多温暖、感人的抗疫故事。有“顽固姥爷”把来送年货的孙子拒之门外,却又隔着窗子扔下仅有的珍贵物资——口罩的故事;有在收费站搬下一箱口罩物资捐给警务,却只留名“中国人”的故事;有穿戴好防护装备,仅凭眼睛在走廊上匆匆相认后又各自奔向岗位的抗“疫”夫妻,他们都是有血有肉,有情有义的中国人。

十七年前,北京抗击“非典”的时候,我还只是一名小学二年级的学生,当时我对SARS的印象就是:不用上学,出门要裹着很厚很厚的围巾。直到步入医学院,我才明白,医学事业是为人类健康奋斗终生的学科。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,为除患者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经过这次的疫情,我终于懂了医学生誓言里每一个字的意义。为了守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,我不想做一名看客,我想成为“逆行者”的一员,于是我自发报名支援前线,写下入党申请书,希望为前线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在发热门诊中,为了节约防护资源,检验员需要身着防护服坚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。一开始,我还不太适合,但后来慢慢掌握了诀窍,尽量值班前一两个小时就断水断粮,这样可以减少上卫生间的频率,我也能从防护服下憋闷、难受、压痕等不适感中渐渐适应,专注于为患者提供服务。

有次夜班回来,同寝室的同志突然抬头问我眼睛怎么这么红,我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竟然两眼充血,急忙放下碗筷开始自我隔离,直到眼睛里的红血丝完全消失了,我才敢接近她。过后我们一起分析原因,或许因为眼镜长时间泡在消毒液里,我的眼睛又很敏感,加之时常熬夜的缘故,才出现了这个状况。此后,我会按时吃饭,坚持锻炼,提高身体免疫力,在工作中更是千加小心万分注意,不能让同事们与我一同承担多一份的风险。

这次经历使我从待命、坚强,到后来守望、相助,真正懂得了奉献。我们作为中华儿女无比的骄傲和自豪,家国情怀在每个做出贡献的人民身心上得到体现。

2月6日,值完最后一个夜班,我在朋友圈写下:

多少个日日夜夜,多少次深夜值守。从1月22日的紧急召唤进驻发热门诊,到26日结束轮值,正式进入医学观察期隔离阶段,发热门诊第一批人员圆满完成任务。

在除夕夜的前一天我们紧急集合,很多老师都没有来得及跟家人沟通,简单的收拾行囊进驻这里,顾不上家里嗷嗷待哺的小娃娃,顾不上为自己担忧默默流泪的父母。除了在一线奉献的工作人员,还有很多在背后默默付出的人们,他们都抱着战必胜,“疫”必除的决心前赴后继。

如果你问我,等这场疫情结束最想见到什么?我会告诉你,我最想见到脱下防护服的抗“疫”战士们,最想见到你们平平安安地凯旋!

 

检验科 李嘉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