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护士回到病人身边——北京友谊医院从“优质护理”突破“出击”医改 友谊博览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友谊博览 >>护理园地

友谊博览

联系方式

  • 西城院区

    北京市西城区永安路95号

    010-63138585

  • 通州院区

    北京市通州区潞苑东路101号院

    010-80838585

护理园地

让护士回到病人身边——北京友谊医院从“优质护理”突破“出击”医改

字号: + -

新华网北京5月19日电(记者 周婷玉)

这是一张传统的护士工作表:配液、输液、摆药、外送病人检查……

这是北京友谊医院护士的工作表:输液、给病人讲疾病知识、给病人清洗喂饭……

从护士站到病房——这是护士工作主要场所的变化,更是护理模式、医院管理理念的深刻变革。

“让护士回到病人身边”——这是友谊医院主动出击医改的突破口,也是医院实施“优质护理服务”取得的实在成效。

院长刘建说,医改是一场战役,优质护理服务是开场,护士则是先锋队。

优质护理:让患者感受贴身服务的温暖

“我住院的前几天要做心电监护,躺在床上不能动,全靠护士。”今年61岁的患者潘淑敏4月26日因房颤入院。在她的病床头上,贴着责任护士金珊珊的照片及姓名。

潘淑敏的老伴行动不便。“我在家也伺候病人,所以我知道,这帮孩子太不容易了。”一住进病房,责任护士就告诉她心脏病人饮食要低脂低油,还给她剪指甲、擦脸、洗脚、喂饭、洗碗。“看到她们一点点地帮我剪指甲,真的很想拿相机拍下来。”潘淑敏说。

以前看病都是女儿陪护,忙不过来还要花钱请护工。现在病房里有专门的护士负责她,细致又周到。她说,晚上大家都睡了,护士还拿着手电筒挨个儿查看,掖掖被角;有一天,她空腹检查完回来,责任护士已经帮她剥好鸡蛋、热好粥。

“她们太辛苦了,连护工的活儿都干,跟自己的闺女似的。”75岁的心梗患者章文敏说话还有些喘气,但她执意要坐起来跟记者说两句。护士在一旁不停地抚摸着她的背并叮嘱她:“大妈,您慢慢说。”

护理部主任郑一宁说,最初以为“优质护理”就是基本生活护理,现在渐渐体会到,这其实是护理模式的转变。护士将专业知识融于护理中,通过贴身服务观察患者的饮食、及时发现患者病情变化等,从而提高医疗质量,也使医患、护患关系更加和谐。

护士刘酉华说,能得到病人的表扬和肯定,让我们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。好多病人来复查都要来病区看看护士。护士金珊珊说,她的一个病人出院后遇到她,还能叫出她的名字,让她很感动。

配套联动:让护士真正实现自我价值

配液30分钟、摆药40分钟、外送一个病人检查30分钟……以往,护士在8小时工作中,有近4个小时在病房外忙碌着。而在友谊医院,护士们在病房外忙碌的时间还不到1个小时,大部分时间都陪在病床边。

“护士的岗位就是在病人身边。”郑一宁说。

如何把护士“还”给病人?这成为2010年3月友谊医院开展优质护理服务的一个“瓶颈”。

先锋队的突围,带动了后方的跟进。据友谊医院副院长张健说,医院建立起一套护理保障体系,缩短间接护理用时,使护士有更多时间用于对病人的直接护理:

——集中配液。医院建立配液中心,完成全院住院病人输液配制。心内科护士长赵立新说,现在医院的液体都是集中配制,由专门的药师把关,配好的液体由配送员送到科室,一天3次,护士不再用外出取液和配液。

—— 自动摆药。摆药室里,两台机器不断地“吐”出包好药的透明塑料袋,袋子外面标有患者的姓名、床号和药品剂量、名称。3小时就能摆好1000张病床的用药。 “以前,护士摆药、对药要花不少时间,而且用的是开放式小药杯。自动摆药不仅减少了污染,也降低了错误率。”赵立新说。

——统一供应。镊子、止血钳、手术刀……骨科护士长易祖玲说,以前,这些器具的浸泡、清洗和打包都由病区护士完成。现在,医院建起现代化的供应中心,供应室完成各科室器械的清洁,并到科室下收下送消毒物品。

医院还将护送病人外出检查工作社会化,交由配送公司人员完成,对护送人员进行统一培训,减少护士外出。

此外,医院新招收了近300名护士,并通过引进信息化、智能化的设备,提高护士的工作效率。友谊医院院长刘建说,要把护士从一般性的工作中解放出来,让护士回到病人身边,真正实现自我价值。肾内科主任刘文虎说:“现在护士真正做到了医疗的延伸。”

缺口待补:让医改能持续深入

病人要得实惠,医务人员也要受鼓舞。为了调动护士的积极性,去年,友谊医院拿出300多万元用于护士的绩效奖励。

据了解,今年3月,用于病房护士的支出是315万元,而医院收到的护理费是35万元。面对如此不成比例的投入产出,医院为什么还要推进医改?

“医改中‘主角’没有积极性不行。”院长刘建说,现在政府对医改有要求,群众对医疗服务有意见,医务人员对执业环境不满意。要打破这一僵局,我们选择了“医方先行”。我相信,早动起来的一方会收到良性的回报。

据副院长张健介绍,自开展优质护理服务以来,仅在护理保障系统、外送人员等方面的投入就达2260多万元。这些投入都由医院内部消化。

刘建说,所有的医生护士,都不喜欢“以药养医”。医生有知识、有技术,护士一个月十几个夜班,要靠卖药来养,毁坏形象,大家都“不服气”。“但是,现在真要取消药品加成,医院还真运行不下去。医院每年对药品收入的依赖是1.6亿元。”

“单方受益医改难以成功。”肝病中心主任贾继东说,医务人员愿意积极参与医改,但深入改革需要有动力,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目前没有得到合理体现。

“一个卵巢囊肿切除手术收费是296元,这样一台手术要3个医生、2名护士、1个麻醉师,我们的劳动就那么不值钱吗?”妇产科主任医师王建捷提出质疑。

现在,友谊医院优质护理一天的收费仍为9元,一天3个班次,相当于一名护士一天3元,而请一个护工一天要100多元。

院长刘建希望,继续通过有效的激励机制,让离开一线的护士再回到一线,这样的改革才算成功。而他更希望,以增加政府投入和合理提升医务人员劳动价值的形式来转变“以药养医”,让所有医务人员都有阳光、体面的收入,这样的改革才能持续。